法制晚報訊(記者 王曉飛) 今天,聶樹斌案中死者康某父親訴聶母及其律師、王書金辯護律師及媒體侵權案二審在石家莊中院開庭。該院工作人員表示,因負責人不在,不能准許媒體進入法庭採訪。
  究竟兩家人十幾年的日子如何度過?去年王書金被判死刑後,今年清明節他們又是怎樣過的?《法制晚報》記者對此進行了回訪。
  案中生案死者家屬訴聶母侵權案 今開庭
  今天上午,聶樹斌案中死者康某的父親起訴聶樹斌母親、聶母律師劉博今、王書金辯護律師朱愛民及媒體侵權案二審在石家莊中院開庭。
  康父認為,聶樹斌案申訴期間,聶樹斌案代理人通過網絡及視頻訪談節目,外泄了1995年時的兩份判決書;還通過網絡發表律師工作日記,將被害人家屬的姓名、職業、工作單位、住址等個人信息公佈並反覆提及,侵犯了被害人的名譽權和隱私權。
  此外,康父還認為聶母為給兒子翻案,“誣告”法院未給判決書,屬“煽動輿論”。
  對此,聶母稱,自己確實從沒收到過聶樹斌案的判決書。她手中的兩份判決書不是法院給的,而是康家拿著判決書複印給律師,律師又給了她。
  “這個案子一審法院已經判康某父親敗訴,結果康某父親又上訴了。”她說,今天的開庭她不會去現場,因為“沒什麼意義”。
  聶母還說,聶案發生之初,康家也不太相信聶樹斌是凶手。但她同時表示,“我不記恨康家人,他們也是受害人。”
  清明回訪聶家:聶樹斌的墳至今仍光禿禿
  今年清明,老人在兒子墳前擺了幾盤點心。“都是樹斌愛吃的蛋糕,去年王書金案再審,沒有一個好的結果,怕他有怨氣。”
  在聶樹斌墳前,聶母和女兒一家給聶樹斌燒了一些紙。
  “曾經有人勸我把墳修修,被我拒絕了。什麼時候翻案,什麼時候修墳。”去年到聶家採訪時,聶母就曾說起,因當地有風俗,像聶樹斌這樣非正常死亡的,不能風光下葬,所以聶樹斌的墳至今只是個光禿禿的土堆。
  聶母說,從兒子1995年終審被判死刑,到現在已經19年了。從那時起,她的生活只剩下找到真相,“我上個月又去了一次省高院,去問申訴結果,但依然沒答覆”。
  清明節,因身體太差,聶學生沒去給兒子上墳,“我最近自己的脾氣越來越差,有時還控制不住感情,我怕再過些年,會給家裡添麻煩”。
  聶樹慧則因教師的工作,弟弟案子的申訴,她很少能顧上,但聶母有事都會和女兒商量,包括請律師。在聶家,女兒算是“很有文化”的人。對於康家人的起訴,聶母的答辯意見也是跟女兒商量出來的。
  康家:康父拒絕採訪不願再勾起傷痛
  年過7旬的康父在女兒離世後將家搬離了井陘礦區。去年王書金案再審時,記者曾試圖聯繫他,但其對媒體一直避而不見。
  據其多年前的鄰居反映,女兒出事,康父便再沒出現在當地。
  而據此前《南方人物周刊》的報道,康某父親在過去的近20年中,自己也在寫材料,找律師,起訴不作為的有關部門,起訴不顧女兒尊嚴,在大眾媒體上公佈女兒姓名以及照片的媒體。
  報道中提到,多年來除了埋頭寫申訴材料,康父從不和外人多談女兒被害前後的事情。每有電話或來訪,他都拒絕。
  康家提起的侵權案一審開庭時,法院並未公開審理,但有媒體披露,康家人的起訴意見書用詞悲愴,“1994年,原告親人被害,造成家破人亡,老無人照顧,少無人撫養,針尖刀刃過日,以淚洗面,心神滴血”。
  康父認為,17年間,網絡、媒體、律師等曾反覆侵權,造成其家人抬不起頭,無顏面對社會,不得已提起訴訟。
  訴狀中提到,上述文章和視頻通過網絡傳播後,多家媒體記者打來電話,甚至有網友打電話來詢問判決書的情況,17年前的喪女之痛又一次被勾起。
  “不管聶、王誰是真凶,原告及被害親人都是受害者,任何單位和個人均無權公示隱私案件的判決書,更無權公開原告及親人的姓氏、名字、隱私案情、個人信息”。康父稱。
  聶案進展
  要求閱卷申請了多年河北高院回覆:可以考慮
  作為聶案申訴代理人,劉博今介紹說,從2009年起,聶家一直向河北省高院遞交申請,要求對聶樹斌案閱卷,但得到的答覆都是:“沒有法律依據”、“申訴案不宜閱卷”。
  但劉博今稱,上個月24日,其和另兩名律師再次要求對聶案閱卷時,河北高院立案一庭庭長賈建平接待了他們,並回覆:“可以考慮。”
  “這個態度明顯給了我們希望。”劉博今說,他會等待河北高院的通知。
  案情回放
  案情回放
  1995年3月15日,石家莊中院認定,1994年8月,時年20歲的聶樹斌騎車尾隨下班的女工康某,故意用車將對方別倒後,拖至玉米地打昏,實施強姦,爾後又將其勒死,判決聶樹斌死刑。
  聶樹斌上訴後,河北省高院於1995年4月終審認為“原判決認定事實正確”,仍判其死刑。
  2005年3月有媒體披露,當年1月被抓的網上通緝逃犯王書金向警方供述,自己是聶案的真凶。
  2013年9月27日,王書金案終審宣判。法院認定,王書金供述與聶案在一些關鍵情節上存在重大差異,該案非王書金所為。
  文/記者 王曉飛
  (原標題:死者父親告聶母侵權 開庭 康父認為聶案申訴期間侵犯其女名譽及隱私權 案件今二審 記者清明回訪 聶家仍未走出陰霾)
創作者介紹

copper

ou57oufyp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